🌟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嘉瑞]提线人偶

我流贼™ooc。巨意识流希望能看懂……请务必听歌。前言不说太多,老让我说清楚太没意思啦。

配乐:杀手(林俊杰)

<<<

“新生,毁灭,富饶,奴役。”

“凡人皆有宿命,除非,你能赢得凹凸大赛。”

“获胜者将获得一个愿望,哪怕想要统治整个星系。”

“最后,在这群参赛者中,有一位出类拔萃之人打败了其他所有选手获得了冠军,他的名字叫——”

<<<

格瑞出生于一个木偶戏世家,他的父亲是一位资深木偶戏大师,他能将每个木偶像自己的手脚般灵活自如的操纵着,无论爬虫还是猛兽亦或是人类,在他父亲的操控下宛若在表演中获得了生命,一举一动都像被赋予灵魂。

年幼时格瑞很喜欢木偶,也很喜欢父亲给他讲过的每一个故事,而其中他最喜欢的故事,便是父亲给他讲过无数次的——凹凸大赛。

那是一个充满了梦幻和残酷的大赛,每个人在父亲的描述下都显得那样活灵活现,每个小细节、每个插曲、每段故事,格瑞都记得非常清楚。

也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很向往这样奇幻的世界和比赛,年幼时经常哀求父亲讲给他听。

大概是因为宝贝儿子太喜欢这个故事,父亲也经常教他如何操纵特意为故事而制作的人偶们。而其中格瑞最喜欢操作的,是那位最后的胜利者。

格瑞喜欢他,小小的少年暗自思忖,喜欢他的强大,喜欢他的随心所欲,喜欢他的傲慢和自我。

父亲告诉他,这位胜利者的名字叫做嘉德罗斯。

他成为了宇宙的统治者,他的命令即是一切。

“爸爸。”

“嗯?”

“嘉德罗斯他赢了比赛,成为了宇宙的王,然后呢?”

“什么然后?”

“还有个愿望呢,他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嗯……这个嘛……谁知道呢。”父亲宽厚的手轻轻抚摸着格瑞的头,“成为王是很孤独的事,他大概会觉得寂寞吧。”

寂寞?为什么?他不是赢了吗?整个宇宙都是他的所有物了啊。

格瑞用自己胖胖的粗短手臂小心翼翼抱起那个大约有他腿长的金色人偶。

那个木偶有着灵活的关节和柔软的鎏金长发,在提起丝线时它会睁开眼,露出一双宝石般漂亮的金色瞳孔,粉色的嘴唇轻轻翘着,小到一片指甲都是父亲的精心制作。

嘉德罗斯是个漂亮到凡是见到它的人都会赞不绝口的美丽人偶。

格瑞抱着他,拉起人偶硬质的手臂将它放在腿上,人偶的关节顺着弧度弯曲,头颅也不自觉的向旁边偏下。

他看到那双宝石瞳眸慢慢阖上了一半。

“嘉德罗斯,你很寂寞吗?那我来陪你?”格瑞稚嫩的童言在它耳畔悄声响起,“我们来拉手手,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哈哈哈哈——”他的父亲忍不住莞尔于独子的单纯,人偶又怎么会说话呢?

“爸爸,你笑什么?”

“格瑞,我的孩子。”父亲将他和人偶一起抱了起来,“如果格瑞继承了家业,成为一个出色的人偶师,才能永远和它们在一起哦。”

“好啊,我长大后,会成为全世界最出色的人偶师。”

幼子天真的话语渐渐消失在空气中,那些遥远的回忆就像在冬日中透着严寒的呼吸,吐出一团白雾,看着它们的身影变淡变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出色的……”

格瑞静静站在一个墓碑前,他蹲下身,抬手擦拭着墓碑上落下的灰尘。

他的父亲已经死去十年,此刻的他已经哭都哭不出来了。

或许每次扫墓时的漫天大雨便是天空代替他流出的眼泪。

最出色的木偶师——已经成为他记忆里最后的梦想。

五岁那年,他的双亲死于一场车祸,在去表演的途中发生了重大事故,他的父母当场死亡,留下了一屋子的人偶和年幼的他。

幼时的格瑞并不能理解什么是死亡,他只知道父母不会回来了,幼小的身体趴在地上嚎嚎大哭着,却没有人能安慰他。

人偶师并不是很赚钱的职业,所以最后肯领养他的远房亲戚也不同意他带走那一堆堆无用的人偶,连把它们拿去当房间摆设亲戚都觉得很碍事,最后还是格瑞死死抱着一个金色人偶不肯撒手,对方才勉强留下了一个。

“喂,太太,你听说了吗?”

“什么?”

“那家的女儿,最近好像很不正常。”

“哦?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啧啧,哎呀~那真是太可怕了。听说那家最近好心收留了一个孤儿,他家的独女就越来越不正常了。”

“收留了孤儿?这不是做好事吗?”

“可是那家的女儿,爱上了那个孩子……”

“咦?那孩子……?”

“她爱上了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啊!”

家是什么?

容身之所是什么?

那里有着可以让你安心沉睡的床铺,醒来时能看到温柔呼唤你起床的母亲,走到客厅能遇到刚巧拿晨报返回的父亲,厨房的锅子炖着你喜欢的食物,他们会和蔼的笑你又起来的晚了,你只会嘟着嘴抱怨父母的揶揄,然后还会开心的笑。多好啊,那是一个温暖到能让人可以放声哭泣之地。

格瑞曾经拥有过这些,可他现在没有了。

幼时记忆中的一切都被那场车祸带走了,除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是他拼命从亲戚手中抢回的唯一一个人偶。

十年了,格瑞将它保养的很好,他每天都会仔细用柔软的棉布擦拭它的脸颊和身体,小心翼翼用签子剔干净它关节上的污秽。

“嘉德罗斯,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他记得自己的童言,并且一直努力遵守着它。

即使很久不曾操作过它,那个有他手臂长短的美丽人偶依旧和十年前一样,干净、纯粹、有着惊人的美貌。

“格瑞,格瑞……”

“爸爸我不要走!我不要离开格瑞!”

“为什么要我去外地念书!?我不要走,我不要离开这个家!”

“格瑞——格瑞我爱你,我爱你啊!你替我求求爸爸好不好?去求求爸爸,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啊!”

“姐、姐姐?”

“姐姐,你在说什么……”

“我……我听不懂……”

“喂喂,你知道吗?那家的女儿疯了啊。”

“真可怕……那孩子是恶魔吗?竟然让一个乖乖女疯狂成那种样子。”

“我究竟……收养了一个什么怪物啊……”

“女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跟格瑞没有可能的!他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我们已经养他五年了……这五年来你越来越不正常,清醒点!你已经是念大学的人了!爱上自己才念小学的弟弟……你是要成为犯罪者吗?”

“姐……姐?”

“不要!我不要做你姐姐!格瑞,格瑞你喜欢我吧,你爱上我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好吗?如果你不爱我,我就去死——!”

好啊。

那你就去死吧。

格瑞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究竟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姐姐变成了那副模样。

他还记得他五岁时刚刚来到这个家,那个穿着校服扎着可爱马尾辫的青涩少女笑着对他伸出手。

“嗨,你就是格瑞吗?好可爱呀,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姐姐啦。”

“格瑞,快叫姐姐。”

“姐……姐姐……”

“唉~好乖~”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爱情是什么?是父母无偿的付出?是婚约者彼此间的信任?是甜蜜情侣的恩爱?

他被那个女人口里的爱情束缚在了这个家,她疯狂的用自残来表达她的爱,用鲜血浇灌他的恐惧。

“嘉德罗斯。”

格瑞抱着他的人偶,小声地说着话。

他把自己的一切烦恼都倾诉在不会回应的人偶身上,仿佛那是他唯一的救赎。

“如果姐姐不再纠缠我该有多好?”

“可是……那个女人,还是我的姐姐吗?”

“我的姐姐她……早就死了。”

死在她爱上他的那一瞬间。

“怎么办?”

“我究竟该怎么办?”

十几岁的孩子离开了家,连活下去的方法都没有。

那个女人让你如此苦恼吗?

格瑞……我的格瑞。

你的愿望,我来达成。

他那疯狂的姐姐,最后在外出购物返回时,精神恍惚的在列车进站的前一秒跌落站台。

旁人的惊声尖叫和血肉横飞是她最后的遗照。

格瑞看到他的养父母抱着独女的照片在客厅里痛哭,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他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格瑞。”

“格瑞……”

“如果你不爱我,我就去死——”

这一切,是他的错吗?

格瑞紧紧锁上门,依着墙壁跌坐在地上。

他觉得自己是想哭的。

收养他的家庭里唯一的孩子去世了,无论如何,他应该哭的。

可为什么此刻的他,一点情绪也提不起来?

格瑞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爬起,趴在床上。

在他躺下的一瞬间,格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倒在了他的头上。

他撑起身子,回眸望去。

那个漂亮人偶的一条手臂搭在一旁的床上,像是在抚摸他一般。

“嘉德罗斯?”

因为他的移动而牵动了床铺,人偶细微动了一下,向旁边歪了歪头,睁开鎏金的双眸。

“你是在安慰我吗?”

它没有回应,只是勾着唇角,笑得甜美。

格瑞抱起了它,揉了揉它僵硬的身躯,在他牵起它的手时,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你的手……哪里来的土?”

失去独女的养父母还算通情达理,他们知道格瑞对于精神已经异常的姐姐一直很容忍,被爱上时他只有几岁大,根本无法怪罪到他的头上。

可格瑞忍受不了。

他觉得自己留在这个家里只是给他们徒增麻烦,他焦躁等待着自己十八岁生日的到来,只要成年,他就有正当的理由离开这个家。

因为姐姐插手,格瑞已经很久没有去学校了。即使去,那些同学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群陌生人,课本进度跟不上,无法与人正常交流,与其在人群中不知所措,他宁可将自己关在家里。

格瑞拉起了嘉德罗斯的丝线,他熟练地摆弄着那些细长的丝线,金发的人偶灵活地摇摆起身躯,对着他做了一个没关系的动作。

那双鸢紫的瞳眸微微垂下,他举高右手,手指跳跃着。

嘉德罗斯遵从他的每一个命令,它时而摆出傲慢的神态,时而做出不屑的姿势,时而盘腿坐在那里,一脸的百无聊赖,时而瞌睡的头点地。

“如果我像你一样参加了凹凸大赛,会成为冠军吗?”格瑞轻声问着。

嘉德罗斯做出了一个歪头疑惑的动作,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如果我获得了冠军,我应该许个什么愿望?”

人偶微微弯身,单手支着下巴沉思。

“如果有人肯接纳我,一直陪着我该多好?”

“呐,嘉德罗斯……”

“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金发的人偶微微扯动起唇角,这是它能做到的最大幅度的面部表情了。

故事?

凹凸大赛吗?

那是一个残忍的比赛,为什么你会想知道?

格瑞,不要知道。

不要回想起,你曾经死在他手里的这件事。

即使格瑞还在,他的养父母却崩溃了。

大概无法忍受独女去世这件事,在某日清晨,两个人开着车离开了家,从此再没有回来。

几天后,新闻上传来了两人投海自尽的事。

格瑞出神地望着沙沙作响的电视,面无表情。

啊……

又只剩他一个人了。

不过这次比小时候要好很多,他有一个可以遮风避雨之处。

时间如流水般消逝。

一滴,一滴,又一滴。

格瑞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闭上眼睛,不要看到那一张张哭泣的面容;捂住耳朵,不要聆听那一声声哀怨婉转的求爱;封闭心灵,不去接触不去靠近不去奢望任何人。

他只有自己,和唯一的人偶。

格瑞。

格瑞?

“我只要有你就好了,嘉德罗斯。”

好巧。

我也是这样想的。

格瑞觉得自己似乎做梦了。

梦里的他躺在柔软干净的床上,满足的陷入沉睡,有个不知名的物体一点点从他的脚裸处攀上,抚着他的肌肤慢慢向上爬着。

对方的手指僵硬而冰凉,没有丝毫人的气息,但格瑞却从中感到一丝温暖,熟悉的令人疑惑。

最后那个气息停在他的唇上,一个小小的、没有人气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

充满了爱和欲望,轻轻的、带着虔诚的姿态亲吻着他。

格瑞。

格瑞。

我终于找到你了。

睡吧,好吗?

一直睡着,不要醒来。

<<<

“新生,毁灭,富饶,奴役。”

“凡人皆有宿命,除非,你能赢得凹凸大赛。”

“获胜者将获得一个愿望,哪怕想要统治整个星系。”

“最后,在这群参赛者中,有一位出类拔萃之人打败了其他所有选手获得了冠军,他的名字叫嘉德罗斯,是一个人造神。”

“他原本是最出色的选手,被誉为最贴近神的存在,他足够强大、也足够傲慢,他毫无疑问最适合成为神。”

“可是他陨落了。”

“嘉德罗斯从神坛跌落,沾染了异界的气息。”

“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

“神的爱自私又疯狂,他把能给予的一切都奉献了出来,包括他自己。”

“我不想要成为神——胜利者这样说。”

“我不需要这个宇宙——他把成为宇宙主宰这件事视为粪土。”

“我只想要格瑞,我爱他——这多可笑啊。”

“神爱上了人,爱上了一个死去的人。”

你觉得一个故事最后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王子和公主快乐的手拉着手永远甜蜜地生活在一起?

没有人会告诉你一个已经结束的故事会有一个怎样的开始。

嘉德罗斯抱着自己的银发人偶,沉沉睡在无人之境。

那是一个无比精致的人偶,每一根发丝都宛如被赋予生命,栩栩如生到令人找不出破绽。

他们沉睡于彼此的梦境之中。

这样一来,再也不会有人将他们分开了。

end


我……那个……十分感谢肯送我G图G文的姑凉们,无以为报,迅速产出作为答谢(你),土下座~!

评论(11)
热度(230)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