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嘉瑞]你又不是格瑞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我流ooc。时间点为凹凸大赛结束。格瑞有一点旧设属性。两情相悦被家人拆散。还有个无名女配。真的特别ooc!!啊……可我就是想写。

<<<

嘉德罗斯获得凹凸大赛冠军时,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不大不小的惊叹。一部分是献给嘉德罗斯,更多的,却是献给了他的父亲。

用“父亲”这种形容词来描述那个男人似乎不妥,嘉德罗斯暗想,只不过是给他提供细胞的本体罢了,他多数时间的记忆都是泡在培育槽里,和眼前朦朦胧胧的那张独属于男人的冷酷面孔。

真没劲。

他厌倦地抛下想要向他庆贺或是讨好的人群,独自一人来到自己的秘密之处。

格瑞已经在这里坐很久了。嘉德罗斯拉住他胳膊的时候,发现他的手臂已经被山风吹得冰凉。

他回头看向金发少年,那双紫瞳被傍晚的夕阳渲染成一片暖橙色,像流过荒野的水源般在瞳孔里转动着。

“恭喜你,嘉德罗斯。”

“谢了。”

他们的相处很少会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多数情况下不是战斗便是身体厮磨,格瑞甚至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答应和嘉德罗斯在一起。

被对方按在地上撕开衣服的时候他还曾一度恍惚,最终敌不过那炽热的纠缠,像是被引诱了般彻底沦陷。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格瑞看了看他,然后将视线移开。

“打算啊……大概回一趟圣空星。”嘉德罗斯百无聊赖捻着自己的发尾,“凹凸大赛太没劲了,就这样轻易的让我获得冠军。”

“没劲吗……”格瑞不置可否的笑出了声,“也只有你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了。”

“你呢?”

“我?嗯……不知道。”他垂眸望着掌心,“大概先在附近几个星球历练一下吧。”

“给你这个。”嘉德罗斯甩手扔给他一个通讯器,“到圣空星来找我。”

格瑞瞄着嘉德罗斯拍着裤子直起身,“你是要我把自己送上门?”

“对。”嘉德罗斯附身,咬了一口他的耳垂,“我等你。”

格瑞没说话,只是用着一脸无奈的表情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被你喜欢上可真倒霉。”

“格瑞你够胆子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趁现在其他选手都没走光我不介意在全世界面前用行动宣布你是我的所有物。”

格瑞轻叹一声,“请当我什么都没说。”

嘉德罗斯坐着载具回到圣空星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刚下飞船,嘉德罗斯就被那股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吹的一个激灵。

太久没回圣空星,他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成长的这片土地有多么寒冷和荒芜。

等待许久的下仆立刻为他披上厚厚的狐裘大衣,战战兢兢而卑微谦顺。

嘉德罗斯对于这种态度简直不胜其烦,他冷冷地瞥了一眼那些垂着头的下仆,哼了一声。

圣空星的王坐在尊贵的王座上俯瞰着他,“嘉德罗斯,回来的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嘉德罗斯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圈王座周围,除去那些令他厌恶的研究人员,还多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介绍一下,这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嘉德罗斯的眼睛微微瞪大了些。

金发的少女像个人偶般挺直背脊站在圣空星王的身边,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她是你出去这段时间研究所的新结晶,你们两个诞下的子嗣想必会是宇宙最强。”圣空星王语调欢快地说着,“不过,念在你还小,这几年你们可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嘉德罗斯嗤笑,“没用的渣渣也妄图站在我身边?”

“她的能力的确不如你,但作为母体已足够出类拔萃。”

“我不需要,让她滚。”嘉德罗斯丝毫不顾王的脸面,甩手离开。

“王。”即使颜面扫地,少女也没有任何反应,她微微弯身,“很抱歉,是我入不得嘉德罗斯大人的眼。”

“不,没关系。”圣空星王挥挥手,“我会让他答应的。”

嘉德罗斯被软禁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想出门却被士兵恭敬地拦下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

他的确可以将那些没用的士兵瞬间打倒,但那样做毫无意义。圣空星的研究所知道如何才能配置出瞬间压制他的药剂,他不会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

他悻然回到屋内,瞥了眼一直坐在屋里的那名少女。

嘉德罗斯甚至懒得询问她的名字,对于这种渣渣的名讳他并不想留存在脑海里。

早知道就不答应回来了。嘉德罗斯难得懊悔,他干脆躺在床上发呆地望着天花板。

“真没劲。”

他嘟囔着,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格瑞……”

“……格瑞?”

少女的声音慢悠悠在一旁响起,下一秒,她立刻迎来了嘉德罗斯的怒视!

“谁准你随便念他的名字?”

“很抱歉,王。”少女马上垂下头,她的态度依旧不卑不亢,像个按着程序运作的人偶。

“不准发出任何声音。”

“是的。”少女继续挺直身子,木讷地坐着,眼神毫无光彩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这是什么无趣的失败作品,这种程度的东西也可以随便塞给他吗?

嘉德罗斯撇了撇嘴,要是跟这种人偶在一起,才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少女就像个尾巴一样一刻不停跟在嘉德罗斯身后,年幼的王被激得越来越焦躁,他怀疑自己大概只有上厕所的时候对方才会失踪,虽然偶尔刚洗完澡出来就会看到她跟诅咒娃娃似的立在御洗室的门口。

嘉德罗斯被她烦不胜烦,可无论将她毁坏成什么样第二天她都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久而久之他也就随她去了。

“别跟着我。”

“是的,王。”

少女的回答依旧淡漠,可她像小尾巴的行为却依旧我行我素。

真烦。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对她唯一的怜悯就是他们一同诞生于培育槽。

只不过,他们截然不同。

“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如果只是需要子嗣,父亲那里有更多的人选。”

“为什么。”少女昂着头,“王,我的身体是最合适您的存在。”

“不,你不是。”嘉德罗斯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认真,“最合适我的,只有格瑞。”

少女不说话了,她垂着头,似乎在哀伤。

可她的程序摆在那里,她做不出其他神情。

圣空星王的独子因为违抗王的命令而被软禁。

嘉德罗斯唯一敌不过的对手大概只有这位德高望重又好战的王了。

格瑞……

好想见你。

圣空星王大概也恼火于独子的叛逆,嘉德罗斯是他精心培育出的继承人,但他从不嫌后代多。强硬塞给嘉德罗斯未婚妻也不过是为了圣空星能拥有更强大更自主的血统。

即使被关在单人牢房,嘉德罗斯却依然傲慢而固执地拒绝圣空星王的命令,他置那位少女于无物,无论对方如何游说,他依然我行我素。

他仿佛童话里被关起来的公主,坐在被封死的窗边凝望天空之上的那片灿白。

当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时,嘉德罗斯几乎无法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哟,被囚禁在高塔的王子。”格瑞踩着被割开的窗户,微微勾起嘴角,沐浴在月光下的他,就像随时会消失的梦,“附近这几个星球我都很熟,要私奔吗?”

“格瑞原来也会开玩笑的?”

“是什么事给了你错觉认为我不会开玩笑。”

“哈,真有趣。”嘉德罗斯伸出手,猛地扑到他怀里,两人顺着惯性瞬间向下坠落——“好啊,来私奔吧。”

“喂嘉德罗斯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体重啊!”

他在半空便咬上格瑞的唇,像久逢甘露的旅人一般贪婪地摄取着对方的味道,在临近地面时才搂着那纤细的腰肢无声降落。

嘉德罗斯舔了舔下唇,直接把格瑞按在地上,小兽似的喘息着将细碎的吻印在银发少年的侧脸和脖颈。

“……给我忍着。”

格瑞好不容易挣脱开嘉德罗斯的桎梏,擦着嘴抬起头却感觉到上面传来了视线,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位陌生的女性。

他下意识警戒,嘉德罗斯却不以为然,“不用管她。”

“你的女仆?”

“只是个人偶。”

嘉德罗斯回头瞥了她一眼,少女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她不喊不叫,只是单纯地站在那里望着他们。

他第一次对少女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随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格瑞。”

“嗯?”

“我喜欢你。”他想了想,补充一句,“这辈子只喜欢你。”

“嘉德罗斯你吃错药了吗?”

“……”

嘉德罗斯一把将格瑞捞起扛在肩膀上。

还是先找个地方深刻交流一下再考虑私奔的问题好了。

end

评论(12)
热度(253)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