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嘉瑞]你看了我的身体就要对我负责啊

我流ooc。年龄操作。学生嘉x老师瑞。

<<<

当格瑞接到凹凸中的入职邀请时,他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在他所居住的这个城镇里,凹凸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倒不是说该校师资力量有多么强大,校董背景有多么牛逼,单单这学校的问题儿童们多如牛毛,每次发生学生斗殴事件总跑不了这学校的人这点来看已经让人退避三舍。

然而偏偏是这样一所学校,却有着惊人的升学率。

虽然格瑞经常想这学校的升学率是不是花钱买来的,但在参观过凹凸中一场奥数赛后败下阵来。

问题儿童归问题儿童,这答题速度还真不是盖的,他站在窗边望了一小会儿,也几乎被当时答题学生的正确率惊呆。

而当时答题的学生他也被他深深记在了脑海里——那副和其他同学差异过大的年纪,柔软的金发和那双野兽一般的金色瞳眸与那张过于年幼的稚嫩小脸格格不入。对方和他对视许久,两个人都冷着张俊脸一言不发,直到当堂的监考老师出声提醒,那位男生才漠然收回视线,拄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在试卷在快速作答。

他胡思乱想了许多,视线最后停留在了月薪上。

嗯……

这真是个很难让他拒绝的价位。

作为一个无父无母无女友的单身汉,格瑞自然也想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多赚一些总没坏处。

只能祈祷这群“天才”孩子们不要那么难伺候就好了。

格瑞进入凹凸中报道时已经是傍晚了,当时有不少学生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结果刚到校门口就看到一个年轻的银发帅哥。

即使格瑞的脸孔对学生们来说实在陌生的过分,但这也挡不住女生们兴奋的尖叫声。

“呀——”

“天呐!你是新来的老师吗!?”

“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格瑞:“……”

现在的女学生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他有点尴尬,但因为常年面瘫脸,那群女生甚至感觉不到他有一丝不知所措,更加簇拥来他身边。

“不好意思……”

“哇!老师你声音真好听!”

“天呐,我要晕了,谁快来扶我一下……”

“啊~不行了,我要怀孕了~”

“…………”

格瑞:“我也不行了,我不想干了,还是去递辞呈吧。”

格瑞好不容易才摆脱这群女生的纠缠,顶着附近男生们看杀父仇人般的眼神,带着资料来到教务处。

凹凸中的教务处丹尼尔主任热情的接待了他,看到丹尼尔的态度格瑞几乎可以瞬间明白为什么那群女生情绪会如此高涨,敢情都是跟这位老师学的啊!

“欢迎你来到凹凸中,格瑞老师。”丹尼尔笑容可掬,“以后大家会一起共事,我们就不客套什么了。我看过格瑞老师过往的教学档案,非常出色,也不枉我们花高价把您挖来。”

“……”还真是毫不客气的说辞啊。格瑞微微垂下眼睑,他对于自己来凹凸中担任讲师这件事还没有完全放开芥蒂,“丹尼尔主任,我其实……”

“格瑞老师是想说关于校内学生们的事吗?”丹尼尔笑得更加和蔼,话说的毫不留情,“那群孩子们只是作业太少,精力没处发泄,格瑞老师多担待。”

格瑞开始深刻的怀疑自己同意这份工作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无奈他实在扛不住丹尼尔巧舌如簧,生生被签下整整一年的工作——而且还只是试用期,试用期满后如果他想走学校也不做挽留。

试用期就给这么高的工资,真不愧是官僚主义。

格瑞老师要在学校任教、在哪个班级任教、教得什么科目、这件事在他进入主任办公室后不出三十分钟便传得全校皆知。

原本嫉妒着他吸引女生目光的男生们想在格瑞上课的第一天给他来个下马威,用恶作剧让他出丑。

结果一群男生们还没商量好就被看到帅哥就被迷得六神无主的凶残妹子们打到哭爹叫娘,导致格瑞第一天来上课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一群脸上还贴着胶布的乖巧男生们以及笑容甜美脸上还画着精致妆容的妹子们。

“嘁。”

当然了,这群乖巧男生里不包括班里某几位出了名的问题学生。

比如坐在第一位却把双脚交叠搁在桌子上对着格瑞横眉冷目的嘉德罗斯。

格瑞知道他,说到底他对这位其实非常有印象,这个印象并不只是来自于那次校内比赛,更多的其实是丹尼尔主任告诉他的。

在凹凸中有几个从家世到容貌以及个人能力十分出众的学生,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眼前这位了。

嘉德罗斯是班级里年纪最小的,在一群平均年纪十五六的学生里,只有十二岁的他可以说是最特别的存在。作为校董的独子,嘉德罗斯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然而他也十分争气,任何科目基本都是满分,然而大概也是因为太优秀了所以经常被人看不顺眼,结果这位从会走路起就练格斗的小不点硬生生用拳头打趴下对面五个成年男人。

即使嘉德罗斯是如此凶残的存在,同学之间都会用“凶狠的幼狮”这样的形容词来描述他,但他这些暴力行为并没有影响嘉德罗斯在女生中的人气。

她们觉得这样的嘉德罗斯特别萌、特别可爱、特别有霸道总裁的气质——哦,虽然是个还没长大的霸道总裁。

毕竟这年头年下才是王道!她们很有信心,早晚有一天拿下嘉德罗斯,成为总裁夫人,过上左手爱马仕右手LV的幸福人生!

女生们小小的骚动并没有逃过嘉德罗斯的耳朵,他烦不胜烦地回头瞪了那群妹子一眼。

“烦死了,都安静点!”

全班的安静维持不到三秒。

“呀~~嘉德罗斯好可爱!!”

“咦他今天没有在课堂睡觉诶!!”

“快快镜子借我,让我补个口红!”

格瑞:“……好想辞职。”

在嘉德罗斯更加厌烦的表情下这群女生才悻然作罢,她们的行为引来了其他男生的低笑,但看到格瑞不善的脸色后又耸耸肩当什么都没发生。

格瑞教的科目是数学,他教课的方式其实很正统,讲课本,做习题,背公式,举一反三——但有一张帅气的脸效果就是不一样,连大部分同学都不爱上的数学课他们也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也在认真听讲?

带着这样的念头,面朝黑板好半天的格瑞才转头望向第一排。

嘉德罗斯已经睡得快要摔到地上去了,嘴张得老大,就差流口水。

坐在他旁边的同桌蒙特祖玛同学正敬业地托着小少年的头,眼睛还直勾勾盯着黑板,认真无比。

格瑞很无奈。丹尼尔主任特意交代过这孩子的特殊性,况且这也不是他一个新人老师能管的了的存在。

但格瑞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放任他下去,除了有点暴力这个问题,他真心认为嘉德罗斯还是个可以好好塑造的好苗子。

只可惜嘉德罗斯明显不想跟他好好聊聊,每次格瑞试图逮他讨论人生,这娃子逃得比谁都快。

格瑞觉得挺可惜的,每个学生对他来说就仿佛一张白纸,是黑是白大部分都靠老师和家长如何渲染它。

一个明明可以长直的祖国花朵就是不让他灌溉,格瑞非常忧伤,真希望嘉德罗斯不会走上邪道……

结果没多久,格瑞某天下午没课提早回家,就看到被人堵在巷子里围殴的嘉德罗斯。

说围殴可能有点过了,因为他看到的是左脚踹飞一个、右手抓着另一个人头发,横眉立目的炸毛金色小刺猬。

嗯,一个人打八个?厉害了我的嘉德罗斯,对面有个汉子身高可超过一米八了诶。

不过——掏刀就有点过分了吧!几个大人打一个孩子还带上武器的?

嘉德罗斯一个没防备,被对方用刀刺伤了左手臂,他眉头一皱,捂着胳膊立刻向后退去,眼神冷冽。

“怎么,打不过就掏家伙啊?没用的渣渣!”

“哼!别以为自己有两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勾搭我女朋友这事儿还没完呢!”

“是她自己冲过来就要亲我,到底是谁勾搭谁?”

“少废话!”

格瑞看得有点急,嘉德罗斯要真出什么事,他作为导师在这里站着旁观肯定脱不了干系!

想着,他二话不说立刻冲了出去,抬脚就把持刀男子踢飞出好几米远!

“艹!你谁啊?”

还不等对面的人反应过来,格瑞一把捞起嘉德罗斯,把他抗在肩膀上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格瑞?你干什——”

“叫老师。”

叫个屁,不叫。

嘉德罗斯被颠簸的有点想吐,伤口失血让他感觉昏昏欲睡。

所幸格瑞住的地方离此地并不远,等他们到家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寻找着舒服的位置趴在格瑞肩膀上睡着了。

“……”

这孩子是属猪的吗这么能睡。

于是格瑞只好替他处理伤口,顺道抱着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才将小少年放在自己唯一的床上。

看着嘉德罗斯的睡脸,格瑞一时间有些恍惚。

睡着的时候倒是看起来可爱很多,可是一睁开眼睛就立刻变得张牙舞爪横眉立目。

他耸耸肩,不置可否。

嘉德罗斯悠悠转醒时是因为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气,被勾起馋虫的他迷迷糊糊下了床,几乎是用飘的到了厨房。

正在掂锅的格瑞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睡眼朦胧的少年呆呆地站在他隔壁,手里的锅子差点没砸地上。

“醒这么快,饿了?”

“……”嘉德罗斯不说话,表情也没反应。

格瑞微微低头看着他,顿了顿,从锅里捞出一块肉放在嘉德罗斯嘴边,“尝尝?”

“啊——”咬住,嚼嚼,咽下。小少年点点头,“嗯,好吃。”

“去沙发上坐着,等下就可以吃了。”

嘉德罗斯又是飘着离开了厨房,摸索到沙发上窝成一团,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格瑞端着菜进屋的时候才发现嘉德罗斯又睡着了,他哭笑不得的将饭菜摆好,连哄带骗才将嘉德罗斯弄醒。

不醒时还好,一醒来嘉德罗斯瞬间开启战斗模式,反射性挥来的一拳被格瑞堪堪接下,他心有余悸地看着小少年丝毫不含糊的拳头,好气又好笑。

“喂,嘉德罗斯同学,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师的吗?”

“救命恩师?你?”嘉德罗斯的眼睛渐渐恢复清亮,他左右看看,“这是哪儿?”

“我家。”

“我怎么会在你家??”

“喂,你跟人打架被我救了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吗?”

“哼,那群渣渣还奈何不了我。”

“对,奈何不了,然后被人一刀砍伤手臂。”

嘉德罗斯一愣,反射性看向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已经变了样。

他脸色有些僵,“谁给我换的衣服?”

格瑞的回答理所当然,“我。”

下一秒嘉德罗斯的拳头再次挥了过来!

“你居然随便脱我衣服!!”

“大少爷麻烦你讲点道理,你的衣服都是血,已经不能要了,而且粘在身上没办法给你处理伤口。”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弄脏自己的床。

嘉德罗斯的脸有些红, 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赌气似的盘腿坐在一旁,鼓着两个腮颊像个小动物。

格瑞很是苦恼,他不太擅长应付这种熊孩子。

“好了,不要再闹别扭了,赶紧吃东西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管我。”

“你是我救的,自然不能把你饿死。”饿死了你爹找上门他岂不是更多麻烦事。

嘉德罗斯回头盯着他,“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是要我以身相许吗?”

“……”这孩子电视剧看多了吧,格瑞觉得很好笑,“怎么,难道你还想来个狐仙报恩?”

“狐仙报恩我做不到,不过别的事我可以做的到很多。”

“哦?比如?”

“比如?”嘉德罗斯勾唇,“让你对我负责?”

“……你是不是搞反了什么。”

“不,没搞反。”嘉德罗斯声音笃定,“是你对我负责。”

“……”格瑞呵呵一笑,只当他是小孩子的童言,“好啊。”

十年后。

格瑞趴在床上揉着腰,“嘉德罗斯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放过老年人……”

“才三十出头说什么呢格瑞。”

“……”你也才二十多一点!别像四五十岁如狼似虎的老头子好不好!格瑞试图跟他交涉,“你明天还有课,这么放纵不好。”

“没关系,我不上课也是满分。”

“……”可恶的有钱人!

“这么有精神的话再来一次。”嘉德罗斯翻身压住他。

“唔唔……”

他后悔了!当时果然应该选择辞职的!

十年前在考场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啊。

他仿佛沐浴在冷冽的风下,被那双眼瞳激活,大脑、身体、每一个细胞颤抖着叫嚣想要得到眼前这个人。

他不是老师。

他只是格瑞。

end

评论(5)
热度(306)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