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嘉瑞]说好的盖棉被纯睡觉呢?

巨™ooc超强预警。嘉瑞已交往设定。一句话银帕安雷。


<<<


凹凸大赛开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作为众人瞩目积分榜排行前几的大高手们的踪迹一直是其他参赛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大家不禁纷纷感慨凹凸大赛果然人才辈出,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无论走哪儿身后都有帅哥美女跟着,走哪儿都宛若一阵风,挥挥衣袖地上躺着一片报废的裁判球。

排第三的银爵大佬虽说看起来很像孤家寡人,但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动物还有个身份不明长发飘飘的迷之美人跟随使得大家纷纷猜测他是不是金屋藏娇,虽然这个美人随时随地会跟旁人大吼老子tmd是男人!回头又娇滴滴地喊爵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不跑了今晚咱不玩捆绑play好不好?

就连排行第四的雷狮都有人看到他不止一次被胞弟强行塞糕点布丁蛋挞果冻在嘴里,若不是知道雷狮有个意中人就等着对方脚踏七彩祥云前来娶他,路人们还以为这兄弟俩是多么的相亲相爱直奔禁断的花园。

虽说前几位高手都是和自己的队友同进同出同吃同住,如果没队友也会尽量保持低调找不到人,但总有那么一个格格不入的——就是一直维持高岭之花气质的格瑞。

说到这点,可能还归功于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星月魔女。

据说两人可能因为什么事结下了梁子,虽然路人们觉得格瑞作为大赛第二老是追着一个姑娘砍很不绅士,很不人道,但在被魔女小姐坑过之后大家又愤然觉得,格瑞你砍得好砍得真妙,格瑞你怎么不多砍几刀。

咳咳,跑题了。

根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魔女小姐说,自己在被格瑞追的时候,因为双方都很疲倦了,所以两人大概很默契的同时选择在森林里休息,因为戒备着对方随时攻上来魔女小姐一直保持自己停顿在树丛上。半夜时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阵巨响!她惶然睁眼,却发现格瑞站在不远处挥舞着烈斩正砍着什么。

两只眼睛视力都是5.0的魔女小姐发誓,自己绝没看到什么敌人,反倒是格瑞,看起来完全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魔女小姐觉得,积分第二选手可能是抽风了,也可能是梦游了,不过根据她连续几个晚上的观察发现,嗯,格瑞的行为可能就是很普通的——睡觉不老实,俗称打把势。

格瑞后援团们拉长音调狠狠地哦了一声,纷纷表示睡觉不老实的格瑞实在太可爱太萌太有吸引力了,但是对于魔女小姐阐述时的用词她们还是很不愉快,决定继续以黑魔女小姐为首要任务。

格瑞睡觉不老实这件事当然也不是什么秘密,他自己也知道。

一开始这还归功于住在登格鲁星,落魄的他与发小金同住时他才发现的这件事。

每天早上他的发小都哭哭啼啼带着一身青紫去找自家姐姐诉苦,说格瑞睡觉能先对着他来一顿醉拳再来一套九阴白骨爪最后接上八卦六十四掌,明明看起来又瘦又小的格瑞睡着时简直画风突变,他都逃了格瑞还能追着打上去,打完自己还迷迷糊糊地爬到床铺角落缩成一团,以一种极为委屈无辜的姿态搂着膝盖睡觉,把整张大床都献祭给他,直到第二天早上秋来叫人,顺道骂一通他一个人抢这么多位置把格瑞挤得没地方睡,这让他觉得自己再跟格瑞睡下去迟早要见黑白无常。

然而他飒爽的姐姐却大手一挥,表示这都是对他的锻炼!忍着!

于是他的发小看着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哭着死活不肯跟他再睡一张床,而愧疚的格瑞在单独睡之余也只好在别的地方尽量顺着他,不停地替他收拾烂摊子以作补偿。

咳咳,话题又跑远了。

在格瑞后援团的助力下,基本上全部参赛者都知道格瑞选手睡姿很不优雅很不美丽这件事了。

了解这件事始末的格瑞表示不把星月魔女的脑袋按在地上摩擦他就退出凹凸大赛。

作为时时刻刻关注格瑞动向的嘉德罗斯想当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可他对此很是好奇,他睡格瑞没上百次也有七八十次,怎么从来没见过格瑞睡觉动过一下?每次睡在他身边都跟死猪似的,地震都没把格瑞震醒过。

大概没有安装羞耻心软件的嘉德罗斯直接了当把这个问题丢给雷德,得到的结果是瞠目结舌的手下一枚。

看着雷德呆滞的表情,嘉德罗斯倒是耐心很好,他坐在断崖前吹着微风晒着太阳,直到雷德自行消化好了他的问题,然后……雷德跑没影了。

啧,这届手下略奇葩,王者表示带不动。

过了好久之后,嘉德罗斯终于听到雷德咚咚咚返回的声音,不过这个脚步声明显不止一个。

他回头一看,哟呵?格瑞居然也在。

不但在,还是被雷德祖玛给绑回来的。

“你又想干什么,嘉德罗斯!”大概是被睡的次数多了,格瑞一看到嘉德罗斯就隐隐觉得自己浑身都疼,每次俩人上床都能搞得地动山摇,奈何嘉德罗斯还就喜欢那种粗暴的模式,不把他折腾到昏死过去决不罢休。

嘉德罗斯望着格瑞那种充满戒备的眼神,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嘉德罗斯大人!”雷德赶紧打断嘉德罗斯越来越禽兽的目光,“今晚上能不能拜托您,只和格瑞单纯的睡一觉?”

“单纯睡一觉?”嘉德罗斯感到不可思议,格瑞站他身边他都想就地把格瑞扑倒,现在居然告诉他只能单纯盖棉被睡觉?

祖玛十分郑重地点头,表示雷德说的很有道理,她就不重复了。

嘉德罗斯意味深长地瞥了眼雷德,然后将视线锁定在格瑞身上。

格瑞被他盯得毛骨悚然,浑身都不自在,“你别乱来,这里可有人……”

“没人就可以乱来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嘉德罗斯,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就强词夺理了,怎样?”

祖玛忍不住掩面,哎……给里给气的,年少的王好像被他们给带歪了,这可如何是好,明明她和雷德在嘉德罗斯面前上演的不是禁断之恋……难道是因为她长得太像帅哥让嘉德罗斯误会了?可长得帅不能怪她啊?

不管怎么说,既然雷德和祖玛一起拜托他,嘉德罗斯也不想拂了手下的面子,于是他花积分订了房间——虽然进屋后才发觉习惯性又订成情侣房间不过这不怎么重要——坐床上,拍拍床铺。

“过来,格瑞。”

“……”

“今天单纯睡个觉吧。”

“上次你也说累了只想好好睡觉。”

“我的意思是今晚不折腾你。”

“你也知道平时你是在折腾我?”

嘉德罗斯发出了一声充满深意的笑,说到底无论他提出多过分的要求最后格瑞还是会同意,然而格瑞也不再说话,两人洗漱换衣,然后一左一右躺在了床上。

大概是白天累得厉害了,睡在一旁的格瑞没过多久便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反倒是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如此安稳地睡在自己身侧,竟没了什么睡意,干脆用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把玩起格瑞的长发来。

情侣房间里的灯光是泛着暧昧淡黄色的小夜灯,衬得格瑞的侧脸更加虚幻柔软,就连眉眼的弧度都完美的宛如上帝的杰作,嘉德罗斯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眼睛有了酸意才抬手揉眼,下一秒,他突然间听到空气被劈开的声音!

嘉德罗斯反射性抬手接下那一记不明的攻击,定睛一看,居然是格瑞。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嘉德罗斯有幸观赏起格瑞妙曼的睡姿……前提是,如果被攻击的人不是他的话。

“不愧是我看中的对手,睡着了攻击性也这么强。”

嘉德罗斯一边躲避格瑞的拳头一边深思,难怪以前跟他睡觉那么老实,敢情都是被他做到没力气连手指都动不了,今天这是体力充沛,才能在床上跟他你来我往的过招。

压根没把睡着的格瑞当回事的嘉德罗斯很快吃了亏——大概因为处于睡梦中才肆无忌惮,格瑞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背上,用的力气很大,大到嘉德罗斯都能感觉那双犬齿没入了自己的肌肉。待他好不容易推开格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背都流血了。

嘉德罗斯发出含义不明的声音,舌尖舔过自己手背上的齿痕,视线微挑望了过去,格瑞依旧是那副一无所知的模样,他没给嘉德罗斯反应时间,直接又扑了上来。

这么主动的格瑞好新鲜,嘉德罗斯表示很喜欢,这种玩法他一点也不讨厌,甚至还想多来几次。

不过今天先到此为止,无论怎样毕竟醒着的人反应力和速度还是更胜一筹,很快将格瑞按在床上的嘉德罗斯跨坐在对方身上,压住那双乱登的长腿,双手按住对方的手腕压制在两侧,看着屈服于自己身下在睡梦中发出小动物般细微呜呜声的格瑞……

嘉德罗斯脑内突然有根线就断了。

他一点也不含糊俯身直接咬住格瑞的双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订情侣房间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里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第二天早上,格瑞醒来时发现自己仿佛章鱼附体死死扒在嘉德罗斯身上,原本穿戴整齐的睡衣早就像破抹布似的被丢弃在地上,对方的脖颈间有好几处被咬的痕迹,而自己的下身也传来了熟悉的痛感……

妈的,说好的盖棉被纯睡觉呢?嘉德罗斯你又双叒叕食言了!

格瑞想推开嘉德罗斯,却被装睡的王一把搂住。

“如果不是你自己扑上来,我也不会出手啊。”嘉德罗斯一股脑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到格瑞身上,顺便还把自己的手背递给他看,“喏,这可是你咬的。”

格瑞想说的所有话一下子都被堵在了喉咙口,他盯着那圆圆的痕迹许久,脸色看起来有些心虚,撇过头去没吭声。

嘉德罗斯看着他,又看看手背,“反正还有的是时间,要不再来一次?”

格瑞一口气没提上来,“——滚。”

对方带着促狭的笑压住他的肩头吻了上去,“这可由不得你,格瑞。”

end

昨晚上睡觉,转身,手,啪嗒一下砸床头柜角了。

凌晨两点多给我疼醒了,日,手机还被我砸地上了,屏幕都裂了,委屈巴巴。

瑞瑞陪我一起疼(你™)

评论(10)
热度(213)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