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杀戮天使][rayzack]温柔地陪伴你的方法(上)

ooc属于我。be预警。




<<<




zack第一次见到那个金发的小女孩,是在一个雨后。

下了一天的雨把他生生憋在家里,等到雨停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跑出了家门。

——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个老旧的没什么人愿意来的破烂教堂罢了。

习惯性的走在人迹罕至的小巷子,作为警局的头号通缉犯,他对隐匿行踪多少还在行一点。

但那一天,没想到在那么偏僻的巷子,竟然还会看到七八个人。

而且清一色是女性。

为首女人挑染着头发,穿着打扮十分前卫,大半的胸脯都露了出来,性感又风情万种。

“喂,rachel,叫你拿的钱呢?”

“……”

“大姐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吗!”

“……”

“这死丫头!”

两句话还没说完,对面一个女孩便怒气冲冲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女人真是可怕。

明明自诩柔弱的生物,发起狠来却能恶毒过任何其他人。

zack咋舌。

他的视线落在了被打的女孩的身上。

背靠在墙壁上,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女孩穿着简单却干净整洁,看的出来应该算是不错家庭养出来的,而且有着一头并不罕见却极为漂亮的金色长发,顺滑的像他以前杀人时见过的一条丝巾,而过长的刘海将她大半张脸都挡住了,只能看到白皙尖瘦的下巴和形状姣好的樱粉色嘴唇。

微微侧过来的脸让他看到对方被扇肿的脸颊以及从嘴角流下的鲜血。

zack呆了一瞬——

那个女孩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他。

被发现了?

哦?

竟然被发现了?

难道是自己错觉?可是那个眼神看的方向,明明是他吧。

“臭丫头,大姐说的话你都敢不听,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没有钱。”

“开什么玩笑!没有钱你不会去偷啊!”

“……”

“真是够了!这么倔真没意思!”

“……”

看着油盐不进的金发少女,对方再次轮起了巴掌。

“——等等。”

为首的女人制止了手下,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金发少女,突然间露出个笑容。

“我说rachel,你长的很不错啊。”

“……”

“没有钱,又不想偷,要不然这样吧~”

她贴近ray,轻声说着。

“姐姐我呢~多少也认识点人,要不要介绍几个有钱的叔叔给你啊?只要跟他们上几次床,你就有钱咯~”

“……”

“……真没劲。”

几个人感到十分失望,翻过她的包无数次,里面除了一点纸巾手绢镜子之类的杂物,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女人瞅着那张毫无波动的脸,顿时失去了兴趣,她摆摆手,扭头往巷子外走去。

“随便你们处置她吧。”

“好的大姐!”

几个少女狞笑着冲她走了过来,巴掌拳头纷纷落下。

只是疼痛而已,没什么不能忍的。

她抱紧脑袋,跪在地上缩成一团。

任她们打去好了,打够了,她们就走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

……懒得反抗。

殴打持续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几个女孩见她连一声悲鸣也不肯发出,大感无趣后狠狠的踢了她几脚,骂骂咧咧的纷纷走了。

ray蜷缩在地上有好一会儿,等疼痛消散了不少后才扶着墙壁勉强爬了起来。

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她一边从背包里翻出一面还没有破碎的镜子。

嗯,除了嘴角破了点、脸蛋肿了点、衣服脏了点、头发乱了点、其他什么事也没有。

手臂和腿脚没有骨折,淤青的话很快就会好了。

她甩了甩头发,将沾在上面的垃圾拿掉。

几秒钟的停顿后,ray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钱包。

翻看了里面的金额,她松了口气。

看来这几天的晚饭有着落了。

刚想往巷子外走去,她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般的回头望向那片黑暗。

“戏好看吗?”

ray淡淡的冲着那片明明是大白天却看不到究竟有什么在里面的黑暗自言自语。

半晌,没有得到回复的她只是一脸默然的眨了眨眼,转头离开了。

因为小腿还在淤青,她走路的时候有些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十分可怜。

zack蹲在墙角,少见的发呆。

那丫头……分明是看到他了。

为什么不求救?喊句快来人啊救救我啊拜托你放过我吧这种话,或许他会一时兴起帮她杀了那群施暴者。

——真的会出手吗?

他犹豫的想了一下,跟自己明明没什么关系。

只是觉得好玩才躲在一旁围观,虽然跑出教堂,今天却没什么想要杀人的冲动。

没想到却会遇到这种事。

他很好奇,为什么刚刚那个金发少女不肯求救,明明被围殴却面无表情,就像被打的人不是她自己一样。

神使鬼差的他提步跟了上去。

ray并非喜欢走那些偏僻寂静的小巷子回家,只不过因为它们是近路,而作为巷子,根本就没有不昏暗的。

偶尔从房间和路边照出来的微弱灯光是她唯一的路标。

走在巷子里,她几乎能听到自己轻细的脚步声。

啪踏啪踏啪踏啪踏……

好像世界上的人都死去了一样。

走着走着,似乎有什么不协调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ray猛地调头往身后看去,黑漆漆的巷子呼的吹来一阵寒风,让她细微的眯起了眼。

“……”

她张了张口,却还是将话压回心底。

刚刚那群女人还没放弃吗?难道想要跟着她回家,去她家偷东西吗?

真可笑,那种家到底有什么值得偷的?

随便她们。

zack看到ray停下脚步的时候便知道了,这个女孩果然发现了他的存在。

真是让人兴奋!

明明他对自己的身手极为自信,隐匿的手段也非常了得,没想到竟然会被这么个瘦弱无能的小丫头发现。

越想越兴奋的他忍不住一路跟着她,直到对方停在一个不起眼的房子前。

什么啊,原来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太普通了,太不起眼了,虽然看起来干净整洁但是也只能用老旧破损来形容的房子。

“我回来了。”

金发的女孩推开门,声音淡淡的。

“rachel!你这个死丫头!回来的这么晚!”屋里传出一个中年女子的尖锐叫声和咒骂,“上帝啊!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生下你这种赔钱货!还呆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滚进来!”

“好的,妈妈。”

她走进屋,轻轻关上门。

那声音刺耳到让zack忍不住揉了揉耳朵,隔着这么远也能听到,女人果然很可怕……

躲在巷子里的他听到了隔壁路过的两个女人的闲谈。

“啊啊~真可怜,那家的太太又在发脾气了。”

“是啊,年纪还那么小就要负担养活家里。”

“她父亲失踪很久了吧?”

“嗯,有小半年了,警察一直找不到人。”

“哎~就算有父亲在,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也不过是个天天幻想一步登天的家伙,每天就知道出去赌博。”

“rachel……真的好可怜。”

“那天我听到她父亲说要出去大赚一笔,让她们娘俩过上奢侈的生活,谁知道……”

“真可怜啊。”

“是啊是啊……”

两个女人唏嘘的叹息了会儿,便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zack站了起来。

长时间的蹲着让他感到腿脚有些发麻。

一边活动着脚腕,他一边望着那栋不起眼的房子。

厚重的窗帘突然间被掀开一角,那名金发少女站在窗台前,安静的望着他所处的位置。

——咦?又被发现了?

但她的凝望还没持续几秒,身后似乎传来了什么声响,她的嘴唇细微的动了一下,随即拉上了窗帘,将一切遮挡住。

……真有趣。观察力还挺强的嘛。

如果自己动手去杀她的话,应该会看到她与众不同的表情——啊啊~那样会更有趣吧?

<<<

入夜。

夜色不错,天空中没有一丝云朵,只有一轮弯弯的月亮安静的垂挂在上,旁边星星点点的亮光像是萤火虫一般忽闪忽闪的。

ray跪坐在床上,面前摊着一个相册。

里面的相片是一个家庭的合影。

抱着婴儿的母亲,一脸慈祥的祖母,睿智又和蔼的祖父,笑容温润的父亲,和一个连拳头都还未松开的婴孩。

那一页相片她凝视了许久,都未从上面移开目光。

仿佛过了不知几个世纪,女孩才将目光移开,她拿起放在床头的一个小盒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摸。

夜风似乎有些大了,吹的外面树叶沙沙作响。

随即那扇窗户也缓慢的被吹开了。

……明明有上锁的。

ray想着。

她将盒子放在床头,起身准备去关窗户。

吹一晚上夜风,她会生病。

“哟——”

还不等她的手指碰到窗把,突然间从窗下冒出来一只缠满绷带的手,猛地抓住窗户。

她望着那只陌生的手臂,默然的往后退了几步,退到柜子前,手停留在自己的背包上。

一个穿着奇怪卫衣脸上还绑着绷带的男人身手轻盈的跳进了她的房间。

对方打量着她的屋子,随即露出一脸嫌弃。

“啧,真小。”

……是你太高大了好吗。

“请问你是哪位。”

ray依然是那副淡漠到死寂的表情,她像是失去了害怕这种情绪,声线平静的反而让对方觉得可怕。

“什么啊,明明知道我是谁吧?”zack嘲弄的看着她,“白天不是盯了我好半天吗?”

“很抱歉,我不认识你。”

“没关系,我们马上就认识了。”一把还染着鲜血的镰刀刷的一下对准了她,“来玩个游戏吧~!小丫头,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逃走!如果不逃走的话,我就杀了你!”

无论对面的人是谁,此刻听到他这番话都会露出惊恐的表情,哭天喊地的大叫救命,发出让他愉悦的哀嚎和惨叫。

ray站在原地,一点逃走的意思都没有。

她微微睁大眼,“……你说什么?”

“哈?你是聋子吗?还是听不懂人话?”zack难得好心的重复,“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不是这句。”

“……”他的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妈的,杀了你啊!”

女孩的表情一瞬间变了。

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动听的赞美一般,她缓缓放开了覆盖在背包上的手臂,双手交叠在一起,立于胸前。

“请吧。”

她说。

“请杀了我吧。”

啥?

他是不是幻听了?

眼前这丫头说了什么玩意?

ray闭上眼,微微扬高头,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她的嘴唇轻轻勾起的弧度几乎让人无法察觉,脸上却带着向往般的解脱神色。

zack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一步。

“噫~”

他做出呕吐般的表情来。

“真恶心,我可是成年人,杀人偶什么的可不感兴趣。”

“不能杀了我吗?”ray顿时觉得很失望。

“想死,你去自杀啊。”zack懒洋洋的说。

“不行的,神是不会接纳自杀的人。”她摇了摇头,目光再次放回到zack身上,“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杀掉我。”

“懒得理你。”他对这女孩失去兴趣了,轻蔑的瞥了对方一眼,他翻出窗户,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ray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的背影,内心涌上一阵落寞。

她望着柜子上的包包,眼神渐渐变得冷漠。

抬起脚,发泄般踢到柜子上,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

随即放在柜子上的一个小型录音机掉落在了地上。

它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rachel!你这个死丫头!回来的这么晚!上帝啊!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生下你这种赔钱货!还呆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滚进来!”

她顿了顿,将录音机捡起,轻轻拍了拍,放回在柜子上。

“……好的,妈妈。”

_To Be Continued_


评论(3)
热度(50)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