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银帕]下辈子吧,笨蛋。

贼TM欧欧西超强预警,带微量嘉瑞,雷安,卡埃。

<<<

帕洛斯最近心情很烦躁,原因是他被人告白了。

但是他最近的心情其实也算好,原因也是他被人告白了。

凹凸中作为男校,没有鲜花滋润的这群小草们只好互相慰藉——所以被男生告白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只不过这次向他告白的男生,帕洛斯实在太熟悉太熟悉了。

当那个冷淡的身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下意识抖了好几下,勉强才控制住自己想要转身就跑的畏惧心理。

是了,眼前这个黑着脸的家伙就是凹凸中“打架最厉害的人”这个排行榜中排第三位的银爵。

说实话帕洛斯真不知道银爵怎么看上自己的,他仔细回想好久,竟然想不出自己和银爵有什么交集,最多也就是自己认识的雷狮跟银爵是同班同学,还有他忘带课本向雷狮借书的时候有次是银爵借给他的。

所以说这家伙到底看上自己什么了?

银爵的告白想当然失败了,帕洛斯只来得及说句“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便逃之夭夭。

要说起帕洛斯这个人,那在凹凸中可是相当的出名,完全不下那些用拳头打出名声的人,很多人一提起帕洛斯,基本上的反应都是气的牙痒痒。

这孩子从小不学好,可偏偏又有一副聪明至极的头脑,不爱念书,临考试才抱佛脚随便翻翻课本习题,就能考到年级第六,末了还轻飘飘来句“哎呀我还以为题目有多难,可是完全看的懂嘛”引得众人想揍他。而且帕洛斯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四处坑人,时不时的梨花带雨演技一流,再加上那副不错的容貌,这就直接导致帕洛斯无论坑谁坑成功的几率都非常大。

但说实在的,帕洛斯其实多少还是有点后悔没答应银爵的告白,要知道,在凹凸中想找个厉害的靠山其实不容易,看打架榜上排第一那位就知道了。

校董独子,跳级的高材生,嚣张傲慢不可一世,染金发戴耳饰迟到早退违反校规一个不差成绩还是年级第一,打架能一挑一个团,奈何人家谁都看不上,多少冲上去抱大腿的,有些甚至还特意将头发染的跟第一名一个颜色顺道来句“其实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啊罩着我吧大佬!”,可惜人家就看的上打架排行榜的第二名,表示其他渣渣垃圾都给他消失,别以为染个金毛就能抱他大腿,还美其名为“只有第二名这种水平的才能配得上本王,其他的不知道是什么垃圾能滚多远滚多远。”

也不知道校董独子中二病这么深他爸知不知道。

帕洛斯后来想,自己真他娘的后悔啊,当初咋没好好抱上银爵这条大腿呢?

然后第二天早上,他的桌子上就多了一盒牛奶和面包,很巧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这谁送我的?”帕洛斯问隔壁桌的男生。

“一班的银爵。”男生头也不抬,猛抄作业,还不忘八卦揶揄他,“帕洛斯,你是怎么勾得一班第三都对你念念不忘,有空教教我呗。”

“不教,滚。”帕洛斯美滋滋的拿起牛奶开始喝,心想自己是不是找个机会还是向银爵表示一下其实可以从朋友做起。

不过银爵似乎并没有因为一次拒绝而对他死心,众人皆不知这位大佬到底是被帕洛斯灌了什么迷魂汤,每天的早餐包了不说,午餐也时不时的会带给他,没事儿课间就往三班跑,就差放学拉着帕洛斯一起走了。

每当别人故意从旁边路过问起“嘿!银爵!你又来三班看帕洛斯啊?”的时候,银爵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虽然懒得回答,但目光依旧安定锁在帕洛斯身上的举动却一丁点没落下。

那态度,比他激情回句“对老子看的就是他老子就爱看你特么给老子滚别妨碍老子看他”还有效。

虽然三班的人没事儿就起哄说帕洛斯你从了银爵算了,但这些话也只能对着帕洛斯说,没几个敢真的去对银爵起这种哄。

帕洛斯嘴上说着得了吧你们这群没事儿闲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美滋滋。

瞧啊,他果然魅力无边,学院风云人物对他如此情有独钟——可他到底是怎么吸引到银爵的,帕洛斯自己一直想不出来理由。

某天,帕洛斯难得早起,当他拎着书包走进没几个人在的教室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班级虽然大门敞开却空无一人……也不能说是空无一人,因为当时在他的班里的同学并不是同班——而是一班的银爵。

帕洛斯下意识就躲在了楼梯口,回头又转念一想自己躲什么啊又不是见不得人,他刚想故作自然迈开步伐走进教室,却看到银爵站在自己的桌椅前不知道在说什么。

帕洛斯努力的竖起耳朵,想要知道银爵到底说了什么,可无奈对方似乎只是单纯的动着嘴唇,并没有发出过多声响。

只是那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直轻缓抚摸着他的桌面,仿佛面对的是自己深爱多年的恋人。

银爵你是不是有恋物癖啊?帕洛斯在心里腹诽,他低头嘀咕着这银爵又不向他二次告白,小恩小惠却一直没断过是想干嘛。

然后他就看到银爵把一份早餐放在了他的桌子上,随即转头向门口走去。

帕洛斯顿时手忙脚乱,他想着摆出自然的姿态可是越做越不自然,最后他只是保持着一个可笑的半蹲姿态卡在楼梯口。

银爵刚从拐角出来,就与他四目相对。

帕洛斯觉得尴尬死了,还不得不保持微笑,“哈,哈哈……早、早啊,银爵。”

“偷看可不是什么好兴趣。”银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若无其事的说完,拎着书包便向一班走去。

你每天早上偷偷给他送早餐就是好兴趣咯?帕洛斯撇了撇嘴。

“等等。”帕洛斯站起身,声线如常,“银爵,我不是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这话一出,银爵的脚步立刻停顿在原处。

个子高挑的少年慢吞吞转头过来,帕洛斯对他来说仿佛就是个无所谓的事实,“哦,我知道。”

“所以你……”

“你喜欢佩利?”银爵打断他。

“谁喜欢那只傻狗了?”帕洛斯下意识反驳。

“那就是你跟着混过的雷狮了。”

“你当着二班的安迷修面前说这句话试试看。”

银爵想了想,口气里带上了一丝不确定,“你难道对雷狮他弟弟……”

“喂,卡米尔早就追到比他低一年级的呆毛学弟了好吗?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帕洛斯哭笑不得,银爵对他们这个小团伙这么了解的吗?还是说银爵对他们这一群人如此不了解?

“在想你喜欢的人是谁。”

“是你啊。”帕洛斯的话脱口就出去了,但可惜的是他依然没在银爵的脸上看到什么情绪波动,“啊……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银爵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他面前,此刻的帕洛斯只能吐槽这身高差距也是没谁了,“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

“你知道了如何?”帕洛斯好奇问。

“嗯……如何啊……”银爵微微俯下身,轻声说道,“那我只好找他打一架了。”

帕洛斯突然笑出了声,“那好,我喜欢嘉德罗斯,对,就是那个排第一的。考虑打一架不?”

“他和格瑞早在一起了。”银爵嗤了声,“怎么看得上你。”

“喂。”帕洛斯用手肘戳了下他的肚子,“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话很毒。”

“没有,你是第一个。”银爵顺手就捏住了帕洛斯的手腕,末了,还摩擦了几下。

帕洛斯反射性往后缩了缩,却没能成功把手从银爵手里撤回,他立刻挺起胸膛一脸正义,“喂喂,你摸什么呢?吃我豆腐吗?”

“太瘦了。”银爵看了看他,仿佛很嫌弃似的将他的手撇开,“吃胖一点吧。”

“为什么?”帕洛斯揉了揉手腕,此时此刻才深刻意识到自己和银爵体格上的差距有多大。

银爵看着他,仿佛第一天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为什么?”比他高出许多的少年慢吞吞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下一秒,帕洛斯就切身感受到了对方充满力量的压迫。

银爵伸出手,撑在帕洛斯身后的墙上,另只手灵巧的卷起他略长的碎发,脸孔慢慢凑近了他。帕洛斯从没注意过,原来银爵的脸长得那么帅,冷漠的气质给他加分不少,也就难怪低年级的学弟们老是对他议论纷纷。

可他怎么就喜欢上自己了呢?

“喂……银爵……等等——”帕洛斯难得无措,他的脸红微红着,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在想什么?”银爵轻声问他,那声线里带着难以察觉的柔软。

“……你为什么喜欢我?”帕洛斯鼓起所有勇气问他。

“喜欢便是喜欢了,需要理由吗?”

“难道不需要?”

“嗯……”银爵罕见的沉思着,“没想到你竟然在纠结这些古怪的地方。”

“喂,这是很重要的理由吧?”帕洛斯气结。

“如果喜欢一个人也需要理由,活着真是太累了。”传言中的银爵是个很不爱说话的人,但是在帕洛斯看来这家伙简直话多的不行。此刻的银爵也是慢吞吞的说着那些让帕洛斯感到费解的话,可是抚摸着他侧脸的举动却一点也不含糊,“如果你不喜欢我,那我就一直等到你喜欢我。”

帕洛斯浑身不自在起来,“要是等不到呢?”

“嗯……我这个人不太喜欢使用暴力呢,你应该不太会想知道后果的。”银爵用指尖点了一下他的嘴唇,随即转头向自己的班级走去。

顿了顿,他突然间转过头,望着傻站在原地的帕洛斯。

“你刚刚是不是以为我会吻你?”

帕洛斯整个人炸毛!“你说啥???”

“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

“……”

帕洛斯立刻冲进教室,拿起银爵送给他的牛奶便扔了过去。

“哼,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臭煤炭!”

银爵头也不回便抬手接住了牛奶,反手又扔了回去,“好好吃胖一点,不然以后抱起来多不舒服。”

“抱……”

帕洛斯语塞站在原处,他使劲儿用袖子擦着自己的嘴唇,趴在课桌上将自己通红的脸埋进胳膊。

想抱他?

下辈子吧!

你个大蠢蛋!

end

评论(7)
热度(191)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