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银帕]爵哥说,1、我家的帕洛斯说什么都对。2、如有不对,参考1。

ooc预警,幼驯染设定。

<<<

帕洛斯第一次出现在银爵家时,他才五岁。

因为父母忙于工作需要常年出差没有人带他,虽然帕洛斯小朋友表示自己很乖很听话可以自己一个人呆着,但是鉴于他喜欢偷邻座小朋友肉包子吃、弄坏变形金刚玩具还推锅给别人、穿小裙子骗园(幼儿园)草向自己告白然后当把柄抓手里、之类劣迹斑斑的前科,他的父母还是决定想办法将他寄放在比较安全的地儿——比如隔壁邻居家。

凑巧的是,隔壁家也有个比帕洛斯大不了几个月的独生子,而且还是个单亲妈妈。

帕洛斯的爹妈一拍大腿,干脆每个月都往邻居家塞一笔金额不菲的钱,美其名曰照看费,并且明示暗示自家这孩子特别皮,请邻居妈妈多担待。

弄坏啥他们二话不说就赔,调皮捣蛋请不要客气使劲儿揍。

邻居妈妈本来一开始不想收什么钱的,但是实在是熬不过帕洛斯的父母一顿游说和苦苦哀求,再加上照顾两个孩子确实是比较吃力的——好吧其实最重要的是每个月的那笔钱比她三个月的工资还高,邻居妈妈只得接收下这个有着甜甜笑容的小可爱。

既然养得起,喜欢孩子的她并不介意多一个儿子。

帕洛斯知道自己想来是要在这家常住,总不能给阿姨不好的印象,所以他一开始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的乖。

最主要的一点就表现在他面对邻居孩子的态度上。

作为园内的小恶霸,帕洛斯没少装模作样以彰显自己作为老大的地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邻居家独子的时候,他的气势总会低那么两节。

啊对,他咬着牙想,就那个叫银爵的可恶的大混蛋!

本来他想着,既然都寄住在别人家了,总不能跟人家的孩子相处的不好。

谁知道他银爵哥哥长银爵哥哥短的叫了好半天,那一脸冷漠的孩子也没甩给他一个笑脸。

帕洛斯不信邪,他使出浑身解数想和银爵套近乎,甚至连“晚上一个人不敢上厕所银爵哥哥你陪我呗——哎呀你看既然你都陪我上厕所了说明咱俩是铁哥们了那咱俩睡一张床呗”之类的借口都用上了。

可银爵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倒是默许帕洛斯没事儿就找借口跟他一起睡。

自打爬上了银爵的床,帕洛斯就觉得自己可以嘚瑟了,他没事儿就在幼儿园里显摆自己又收了个新小弟,老实巴交不爱说话,可就是爱听他说话。

隔壁班的银爵知道之后也只是用鼻子发出一声无意义的音节,不做任何应答。

银爵妈妈觉得收留帕洛斯之后自己变得轻松很多,不得不说在哄大人开心这方面帕洛斯一直做的很好,没事儿就帮阿姨端盘子递碗,看阿姨累了还会凑过去拿小手帕仔细的擦擦汗,而且不挑食特别好养,早睡早起身体倍儿棒。

“银爵,你怎么又把番茄剩下了,你看帕洛斯,吃的多干净。”

也同样是从收留帕洛斯开始,银爵妈妈发现自家儿子变得挑食了,虽然银爵以前也有不喜欢吃的食物,但是会有剩下的情况极为罕见——这不,他又一次把不喜欢的食物留下了。

银爵没有吭声,他回头瞥了眼帕洛斯,对方哼哼着歌若无其事的望着窗外。

他想了想,继续保持沉默。

等到晚上准备睡觉之前,帕洛斯才偷偷跑过来,扭动着蹭到银爵身边。

“哎呀,银爵哥哥,你生我气了?”

“……你在说什么。”

“我不就是把小番茄丢到你盘子里,你不要生我气嘛,如果阿姨知道我不喜欢吃小番茄肯定会说我的。”

“……”

“银爵哥哥你不说话是不是生我气啊?”

银爵扭头看着帕洛斯泫然欲泣的脸,那孩子不管是在做戏还是其他情绪波动,无论何时看都特别真实。无奈叹了口气,他对帕洛斯一直没什么脾气,不喜欢吃番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银爵说道,“不喜欢的话,以后我帮你吃。”

“哎呀,银爵哥哥我知道你最好了。”帕洛斯伸手缠在银爵身上,笑嘻嘻的磨蹭来磨蹭去。

打那之后,帕洛斯在面对银爵的时候,简直可以说从偷偷摸摸直接升级到肆无忌惮理直气壮。

把不喜欢吃的番茄、香菜、苦瓜、韭菜等等各种食物都往银爵碗里丢,回头还能得到银爵妈妈的夸奖“哎呀你看帕洛斯这孩子一点也不挑食真好养”;把作业都丢给银爵做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回家衣服也不好好脱总是扔的到处都是,银爵也是没什么怨言的在他屁股后面收拾来收拾去;到后来直接发展到帕洛斯胡乱搞事惹了人,都是银爵出手替他解决的。

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帕洛斯是不是瞎了找银爵这种跟班,直到两人就以这种模式一起度过了十年时光,大家又纷纷觉得银爵是不是瞎了帮帕洛斯这种人。

对的,反正甭管为什么,帕洛斯总之是成功的在银爵家住了十年,几乎堪比柯○寄住毛利小○郎家,不过这段时间足够让银爵妈妈觉得自己多了个完美儿子,而帕洛斯也直接改口叫妈咪了。

由于银爵这些年帮帕洛斯收拾的烂摊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直接导致外校的人都知道凹凸中有个打架超猛的番长,而低年级的学弟们看到银爵都会战战兢兢的喊银爵前辈或者银爵老大。

为此帕洛斯没少嘲笑银爵。

后来大概是因为银爵太强了,打架实在厉害的不像话,但本人却沉默寡言,活生生一个冰山大帅哥,大家渐渐的从畏惧变成了崇拜,有一些不怕死的后辈们便鼓起勇气去向银爵告白。

帕洛斯知道后立刻决定去搅局。

第一次在后辈告白的时候故意出现在教学楼后,第二次装作路过问银爵要不要一起去吃烤肉,第三次从楼上把水桶掉下去溅了当事人一身水,第四次干脆拿着扫把站一旁还笑嘻嘻的说“没事儿你们继续,我只是个做值日的”,第五次……第六次……第七八九十次……

在第N+1次的时候,对面告白的少年终于爆发了,他气恼的瞪着帕洛斯,“帕洛斯前辈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您是不是对银爵前辈有意思啊?”

“……嗯?”帕洛斯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话,以往要是遇到害羞的,基本都是嘤嘤嘤着跑没影,“嗯……”

“你看你这么犹豫!肯定不是真心喜欢银爵前辈的!你根本就是在玩弄前辈!”学弟气恼的瞪着他。

下一秒帕洛斯立刻反驳,“谁玩弄他了,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银爵站在一旁没吭声,但是望着帕洛斯的眼神带上了一丝不赞同。

帕洛斯瞬间抖了一下,银爵看他的眼神很明确的在告诉他——憋特么给老子搞事,回去有你受的。

但这次他必须捍卫自己的名誉,帕洛斯拉着银爵的胳膊,娇笑着凑过去,“银爵你告诉他,你是不是自愿帮我做一切事的。”

银爵面无表情拂开他的手,认真的望着他,“帕洛斯,你觉得是我在倒贴你吗?”

“怎么会呢?”帕洛斯赶紧又抓紧他,“一直都是我倒贴你呀~”

银爵望着他的眼神更深邃了,完全让帕洛斯摸不清他在想什么。

帕洛斯继续添油加醋,“你看,其实我只是不想让别人霸着你啊,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没有你我早过不下去了,要是让别人把你抢走了,我该多难受啊。”说着说着,他又抹起眼泪来,“银爵你是知道我的,自小我父母就忙,逢年过节除了一通电话和几张银行卡之外什么都没有,要不是你一直照顾着我,我现在都不知道跟什么人在哪儿混呢。”

银爵的眼睛微微垂低了些,他伸手抚了一下帕洛斯的眼角,发现上面真的水光潋滟,他顿了顿,叹口气。

“算了,随你吧。”

帕洛斯嘻嘻笑了起来,“哎呀,我就知道爵哥你对我最好了。”

说着,他搂住银爵的胳膊,嘚瑟望着对面的学弟,“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告诉你们那群朋友,以后少打银爵的主意。”

学弟不死心的想要挽回银爵,“可是银爵前辈跟你还没有交往,我明明还有机会……”

“你没有机会了。”银爵侧头在帕洛斯的唇角上亲了一下,“我有他就够了。”

帕洛斯看着学弟嘤嘤嘤的跑了,一边擦嘴一边在心里盘算这是第几个接下来还有几个。

可惜没过多久,他和银爵在交往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凹凸中,就连银爵同班他跟着混了有段时间的雷狮都凑过来取笑他可算嫁出去了。

帕洛斯觉得这事儿玩的有点大,但不否认他觉得暗爽,难道他喜欢银爵?帕洛斯扪心自问,可是又找不到讨厌银爵的理由。

凹凸中是男校,所以向银爵告白的几乎都是男生,银爵觉得烦的时候直接拉帕洛斯出来挡枪,这就进一步加重了两人在交往的话题。

直到后来,帕洛斯的父母也不知道从国外的哪个旮旯总算回了国,这也算是银爵第一次踏入帕洛斯的家。

结果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把帕洛斯的爹妈吓得不轻。

“岳父岳母你们好,初次见面。”

再后来……帕帕爹妈深刻的意识到了什么叫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况且无论帕洛斯怎么作死都有银爵兜着,在国外呆久了的父母两人也就顺其自然的同意了。

某天帕洛斯忍不住问银爵,当时他只是开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银爵深深盯着他有好一会儿才将视线移开,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帕洛斯起他就决定无论帕洛斯说什么他都同意,不想同意的也同意。

这句话还是帕洛斯有次把银爵灌醉了才知道的话。

他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话来——

爵哥你从小就这么懂得宠老婆了吗?

end

评论(8)
热度(240)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