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快看,是嘉德罗斯!🌟

[银帕]爵哥的温柔你懂吗?

ooc预警,年龄操作有。

<<<

银爵细不可闻叹口气,他看着帕洛斯花猫似的小脸和一身算大不大的伤痕,环手坐在帕洛斯面前,那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像做错事似的站在那里,梗着脖子扭头望着一旁的窗户,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帕洛斯,说吧,这次打架是因为什么?”

“喂,你在审问我吗?”

“是询问。”

“……嘁。”帕洛斯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若无其事的瞪他一眼,“你管我。”

银爵又叹了口气,他和帕洛斯交往这么久,这熊孩子就没少给他找麻烦,明明两个人年纪没差几岁,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帕洛斯他爸。

“你不想说就算了,现在——”银爵撸起袖子,“去洗澡。”

帕洛斯偷偷瞄着银爵,发现对方真的没有发脾气的意思,他立刻嘚瑟起来,一边哎哟哎哟的叫着老子受重伤了最重要的是心受重伤了,一边迅速葛优躺在一旁的床上,“洗什么澡啊!我伤口痛死了,快帮我抹点药。”

银爵默不作声走过去,捞起帕洛斯晃悠着的小脚丫,一把拎起来。

他的声音也听不出是不是在生气,“你以为谁负责洗床单的?嗯?脏兮兮的就往床上躺?”

“哎呀~爵哥,我这不是受伤了嘛~”帕洛斯讨好的望着他,笑嘻嘻的凑过去,“哎哟,人家好疼啊,爵哥你要不要考虑替我报仇?”

“小孩子打架,大人不插手,既然打不过人家,就别来家里哭着抱怨。”

“谁哭着抱怨了,这叫寻外援你懂吗。”

帕洛斯嘀咕着,他顺杆爬上直接粘在银爵身上,将手上的血啊尘土啊什么的都抹在银爵的脸上。

看着对方那张俊脸变得跟他一样像只花猫,帕洛斯笑得直颤。

银爵垂眸瞥了眼帕洛斯故作乖巧的笑脸,一时间也没了脾气。

随即他低头,在那还染着血迹的唇瓣上轻啄了一下。

下一秒,就轮到帕洛斯浑身不自在了。

“干嘛啊干嘛,性骚扰啊你。”

“对。”银爵抱着他大步流星往浴室走去,“只骚扰你一个。”

“嘁,老头子。”

“未成年的小鬼闭嘴。”

银爵让帕洛斯站在一旁,几分钟不到便将浴缸注满热水。

当帕洛斯看着浴缸内徐徐冒起的热气时,他的眉头反射性跳了一下。

银爵这家伙……放的水是多少度的?

“过来脱衣服。”

“不脱!”

“你穿着衣服洗澡?”

“银爵你故意的吧,明知道我伤口都还没愈合你用这么热的水给我洗澡?”

“……”

“喂!你是不是压根没想那么多啊!?”

银爵脸上淡定依旧,他拉住想跑的帕洛斯,直接开始扒他衣服。

“我靠——”帕洛斯垂死挣扎,他死死护着衣服,“爵哥,爵哥咱有话好好说……我伤口还在渗血啊!”

“不给你清理干净了下不去口。”

“卧槽你变态吗?这种时候还想着怎么肏我!”

银爵的动作停顿半秒,他按着帕洛斯的头将这个比他矮出许多的男孩压在浴缸边缘,另一只手顺着那纤细的流水般腰线滑入衣内,手指绕过胸前,轻松掀开被帕洛斯压住的衣物,将那具身体的主人禁锢在自己怀里,从领口处探出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男孩的下颚,指尖点了点那双微微张开的唇。

仿佛陈年佳酿般醉人的低沉嗓音在他耳畔极近极轻的响起,带着湿润的气息混合于氤氲的雾气,隐隐含着一股充满愉悦的意味。

“再挣扎,我就干哭你。”

“妈的,银爵你……”

帕洛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银爵捏着下巴吻在唇上,混合着水和血的味道,舌尖顺着唇缝入侵口内,熟悉的味道笼罩全身。

“所以说,别挑战我的耐性。”

“…………&……%%&……”

帕洛斯彻底老实了,他也不敢再在银爵面前造次,乖乖让对方帮自己清理伤口清洗身体。

银爵替他抹了药之后,把人抱到床上安抚好,看着帕洛斯披散开的长发,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捻在手里随意玩着。

“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折腾你了,赶紧睡。”

帕洛斯定定的盯着银爵看了好半天,最后一掀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他闷闷的声音从被褥里传了出来。

“哼,那些混蛋说的一点都没错,你个变态色.情狂。”

end

评论(7)
热度(217)
=“糖果屋”

🍀乙腐杂食,接受拆逆,但请别试图安利我不吃的东西给我🍀

💛过激喜欢嘉德罗斯,殿堂级爱他💚

✨我绝不接受有人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王,信不信我产粮拆你本命cp虐你本命角色顺带杀你全家,对,就这么过激括弧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嘉瑞结婚🍁

🌹我很感激你会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好,请你也尊重我🌹

💕游戏主坑艾尔之光,第五人格,阴阳师💕

💦接受约稿,可加合志,可隐藏式约稿,我喜欢的cp可打折,我不吃的cp要加价(超理直气壮)💦

▶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啦,欢迎勾搭,爱你哟◀